最近每天一上生產線就開始繃緊神經的趕工~ 手刀快走~來會六樓、十樓、印表機、飲水機、廁所。眼睛盯著螢幕 手敲著鍵盤 耳朵聽著同事問的問題 肩膀夾著話筒 盡量保持有禮貌或親切的聲音 卻忍不住冷淡...忙 忙 忙 忙到快崩潰 ~ 一天通融自己有深呼吸或嘆氣20次的quota!忙到快沒辦法呼吸的時候 就要深呼吸一下 用力吸一口氣 然後繼續埋進去,自動把最早可以下班的時間往後延一個小時 ~ 越到傍晚就越趨向癱軟 ... 心中暗暗的問著 這可怕的生活 到底還有多久才會結束 ....覺得自己真的快不行了 ~ 

下班吃一頓媽媽煮的熱騰騰的晚餐、洗個熱呼呼的澡、讓房間流洩著音樂、細細的把頭髮吹整好 讓它維持著摸起來柔順的質感 ... 這些變成很重要的事。前陣子開始有在看中醫調養身體,順便治治有時焦慮失眠的小麻煩,醫師說每天都要紓壓,我說忙完都癱軟了~也不知道可以怎麼個紓法。他說,只要把動作和步調放慢就好,慢慢的走路,慢慢的吃飯,慢慢的洗澡...當一切都慢下來,情緒也會跟著緩和下來。這陣子正努力學著這種「OFF學」,下班後就把時速降到20KM。本周末還放縱自己狂睡到12點,當真要把沒時間睡的份補回來。

最近發現自己離開辦公室後,除了在家人面前外,真的「不會講話」了。所謂的不想講話,就是遇到不熟的人已經完全沒有想要打交道的慾望,完全沒有「聊天」的慾望,哪怕氣氛會安靜、冷清的,也打算就這樣放給他爛。週五陪寶貝去他公司的餐會,其實他同事應該不難相處,但是我已經覺得我精神疲累到要斷線了,除了乾脆文靜、微微笑的裝死到底,讓他們覺得我好安靜喔之類的,也有心無力。

寶貝說他覺得我最近一直有倦勤的傾向,自己也開始慢慢有自覺,覺得整個公司都像失速的火車一樣,不知道要開去哪。全部人就像被趕鴨子上架一樣的逼著焦躁的做著自己覺得不對的事,每天做著緊急不重要的事。狂亂的激情過後,徒留長長的空虛,每天都在「解決問題」,好累~真的好累~真正該好好規劃認真思考的事全都放空,被放空的事才是真正能創造價值的事,只能眼睛看著那些事卻無力顧及那些事。

聽音樂是溫暖僵化的神經,看電影是暫時逃離這失控的一切,真的是咬牙告訴自己要撐過去現在面對的困境,很辛苦可是我不能逃,我不能放棄。就會痛苦也要讓自己日後回想起來,有什麼是「學到」的。下班看到寶貝,在情緒紓緩下來後,都忍不住跟他說,還好我還擁有你,心靈上的依靠,真的是比別人好很多幸福很多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blackvi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