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企出的作業真是難倒我了~要詳述新人的愛情故事~這種事比較適合在意識比較迷濛的夜深時才能細細回憶,平常工作真的太清醒了。反正要結婚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即將到來的"未來"都快來不及鋪陳了,是沒什麼精神回首過去。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一路走來這部落格都陪伴著我,雖然有些斷斷續續,但還是看得到歷史的足跡。昨天,花了一點時間回顧了2006/8~現在,兩人在一起即將滿四年,大概有兩年半都在吵架。(苦笑)~爸最近常講的一句話,足以形容我們的愛情:「過程很曲折,但結局很圓滿」。當然,婚禮只是人生的期中考,不是最終章。

線上遊戲讓兩人相遇 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的距離

這是靜請期待與Blackvios的故事

2005夏末,我剛升大四,在嘉義鄉下大學念書,有穩定交往的男友。有天上課,雄逼轉頭遞了片遊戲光碟給我。我:「這什麼?」雄逼:「魔獸安裝光碟,玩一下啊~葛葛帶你」我:「..... 」。「魔獸世界」 是我男友那時正在著迷的線上遊戲,女生將電動及遊戲視為愛情中的「第三者」,好感度絕不是很好,當然有一部份原因是電動通常是女生無法一手可掌握的玩意。拿回家就順手把他擱在書架上,直到隔了幾天,小豬來我家玩,堅定的說"這遊戲真的好玩啊~!",終於讓我動搖,學習融入男友的生活包括他的嗜好,像是我會做的蠢事,於是我在遊戲畫面的id那格填上「靜請期待」,登入完全超出我期待的人生...

魔獸世界是我唯一玩過的線上遊戲。老實說,「怎麼把遊戲中的角色/職業玩好」我竟也經過了一番學習,還是有人指導的那種,不然我早不想玩了,對我來說太複雜又太難了。就像孩子長到某一程度,就會自動知道呼朋引伴。練到30級以後,小眼拉我進遊戲工會--夜之盟,擴大了我在魔獸的交友版圖。夜之盟為什麼叫夜之盟呢?故名思義,就是一群晚上才會出現的玩家,成員以上班族為多數。剛進去的時候,和大家也不熟,等級差太多也不會一起玩,直到逼近60級(當時wow最高也只有60級,慣用語叫封頂),工會裡的人要湊人組隊刷副本,才開始注意到我這小法師的存在,開始會邀約我一起去下副本刷裝備。在邊打怪邊打屁中,拉近了我與大家的距離,交往的圈子就從登入遊戲延伸到登入msn。然後,我認識了Blackvios。

見面前 聽說他是一個長得很帥的業務,很疼女友,也很活潑

第一次開始對這個單字有印象,是工會裡另一個成員「帥哥法師毅」在一次聊天中聊到:「Blackvios是業務,長得很帥」,這句話因為我對業務的刻板印象,自動被翻譯成「很愛耍帥的業務」。對"具說"很帥的「網友」,我通常不敢茍同。從我高中開始接觸網路,就覺得虛擬世界沒什麼可期待的。殘忍的說,如果想在網路世界找到俊男美女就像在垃圾堆中想挖到寶一樣的困難。但至少這句話,讓我對Blackvios留下了"印象",但也僅此於印象,我還是跟他沒什麼交集。

第二次的印象來自於某一次大家一起去打黑上副本的時候,到了一個可休息喝水的地方,Blackvios突然一句:「等我一下,我送我家老大下樓」,原來是他女友要回家了,他要送他離開。當時覺得大開眼界:「哇喔!他女友好大~這麼疼喔~還要送下樓,真誇張」於是,他給了我第二個印象,但還是淡淡的~畢竟我也有男友,不太會去注意其他男生。

第三次的印象,來自於2006年春天,有一次我看到他msn的暱稱寫:「看到面試官的表情,我就知道完了」。我無聊就好奇的問他暱稱是什麼意思。他跟我說,他去面試新工作,面試官問他:「你為什麼想來應徵我們公司?」他說:「因為我覺得貴公司未來很有發展性」,話一講完,一看面試官的表情他就知道沒希望了,「靠~他公司有沒有發展關我屁事」他扼腕的說。我覺得這人挺有趣的,之後慢慢開始有在聊天,也比較認識。

Blackvios是台北人,但在台南工作,有穩定交往的女友,因為他的暱稱,大家都叫他「黑~」。

一起返鄉,促成兩人第一次見面

在他找工作的那幾個月,因為沒工作所以白天上網的時間也多了,剛好配合到大四滿是空檔的生活。上網時間差不多的情況下,不僅我跟他熟了,有在玩wow的同學也都跟他熟起來,一群人幾乎天天都一起打怪練功下副本。就在有一天大家在練功的時候,聊到他那個禮拜週末要回台北面試,那週我剛好也要回台北。黑提議,我可以搭他的順風車回台北,想到來回可以省將700元的客運錢,我心動了。但他提醒我,他的車很破很破喔,跑在高速公路上搞不好還會後輪跑得比前輪快,叫我要有心理準備。他此話一出,我就銼了一下,但已經答應了,也只好半信半疑硬著頭皮上了。

創作者介紹

blackvi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