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面,他的穿著跟健談讓人印象深刻

初見面2006.5.6(六)天氣晴,我拎著簡單的行李,忐忑不安的走向約定地點。心裡想著,如果真的是恐怖的破車怎麼辦,我可以臨陣脫逃嗎?腦袋中想像破車的畫面是,烤漆斑駁,冷氣壞掉,車的形狀是四四方方,車窗是手搖式的,車窗上的隔熱紙也有些脫落,輪框灰灰髒髒的搞不好還有點生鏽,車的椅子是絨布的。正在胡思亂想著,我已經看到那台停在校門口等我的車,跟他描述的破車完全不一樣=.=。是台黑色、烤漆新新亮亮的,乾乾淨淨,隔熱紙貼的好好的正常小轎車,當下就心知我被耍了,但也鬆了一口氣。上車後,正式與黑第一次照面,頭很小,白白的,留著M型的瀏海,眼睛很大,有點像賣脆笛酥的那個小瓜呆。視線再往下,OH MY GOD!!他穿了一件"鮮黃色"的襯衫,我對襯衫的概念是輕淡的色系,但黑穿的是"鮮黃色",配上黑色西裝褲真是好強的對比。我的視線停留在那上面三秒,不露聲色的把眼睛移開,但心中仍有個聲音:「他是鮮黃色!!!!!」就好像金凱瑞在王牌大騙子裡面演的那個不能說謊的律師,一再重複:「This Pen is Blue!!!」之後,我們開始啟程往北,他車上放著蔡依林的動感舞曲,配合他的穿著,不知為何,我自動把他歸類成傳統產業的業務,出外應酬要喝酒吃檳榔,「台客」的那種。我忍住衝動不去掀開他褲腳確認他是否穿皮鞋不穿襪。他沿路滔滔不絕的跟我聊天,讓坐長途車習慣睡覺的我有點痛苦,但也不好意思跟他說,呵,於是就這樣一路聊了200公里到台北。後來,我才知道他的車款是TOYOTA的VIOS,加上是黑色所以他的ID「Blackvios」早就已經說清楚啦,是對車沒研究的我還傻傻的被晃點。

每一次約會、分享彼此的生活 讓兩人更靠近

後續又坐了幾次黑的返鄉專車,5/28還一起去參加夜之盟的富基漁港網聚,與遊戲中的大伙們初見面。後來,聊了好幾百公里的天,兩個人也開始變成好朋友,五六月正值畢業要找工作,職場老鳥的黑哥也了我很多建議。6/22我正式開始上班,黑也六月面試上台北的工作。每天上班msn一上線,黑跟我說早安的視窗就會跳出來,一開始我只當做有一種人就是很熱情跟親切的很閒,每個人上線他都要早安一下,到後來他沒跟我說早安我還覺得奇怪。我們也常在msn上聊天,聊生活、聊工作不順、聊彼此感情上的煩惱。他之前在澳洲念書,曾有一個交往六年的女友,差點就要步入禮堂,最後卻已分手收場。之後的歲月,他沒有固定的對象,現在正在交往的女友,有時候會大女人,也經常吵架。我與交往近四年的男友,相處也遇到無法溝通的瓶頸。

我是一個很愛吃的人,這點在還沒見過面前就在他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熟了以後,他更是直接的叫我小豬或豬小妹。在兩人新工作都漸漸穩定下來後,有一天黑約我下班去吃港式飲茶,這是我們第一次比較正式的約會。那天兩個人聊的很開心,也會互相虧對方。現在回想起來對那天的印象就是,大笑到嘴巴都酸了。

不久後的某一天,黑跟我說那天他下班後跟客戶約在士林夜市那邊的星巴克要交貨,問我要不要順便去士林夜市逛逛。想說士林夜市離我我家也蠻遠的,平常也不太有機會去,既然有人要載也好,就答應了,那是我們第二次的約會。那天他跟客戶約在星巴克,我坐在豪大大雞排對面的樓梯等他,想說應該是一下子,結果那一下子竟是一小時。有在那樓梯坐過的人應該知道,那兒的風可不小。事情談完,他從星八克奔出來找我連聲說對不起,我只微笑的跟他說:「走吧!我們去吃東西吧。」事後,他說那一瞬間,他開始覺得這女生好特別。那天,我們去吃雞排喝飲料,在等待的時候,180公分高的他親暱的把下巴頂在我158公分的頭頂,跟我開玩笑:「ㄟ~你的頭真好用,放下巴高度真剛好。」

之後,他又找了一天約我去師大夜市,那是我們第三次約會,那一天他開玩笑的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第四次約會,你可能想問我,大台北還有哪些夜市是適合把妹的?但我無法回答你,因為黑不是約我去夜市,是叫我陪他去陽明山看夜景。為什麼呢?他被女友逼婚,因為長輩過世希望可以在百日內結婚。面對這一輩子的問題,他悶悶的跟我說:「我不確定"她"是不是那個對的人」但在國外呆了十二年,回台當完兵又直接到台南工作的他,直接在台北的半山腰迷路給我看,讓我在黑漆媽烏的車上差點要問他你是要劫財還是要劫色。費了好一翻功夫才才到文化後山,時間已經有點晚,只簡單享用過美景就回家了。

日久生情 卻也來得讓人不知所措

因為上一回的烏龍,於是有了第五次的約會,再去陽明山看一次夜景,當然這次他沒有迷路,一雪前恥。那天,我們買了麥當勞邊吃邊看夜景,邊聊天。山上風大,黑體貼得脫下西裝外套讓我披著。我站到矮牆上遠眺,黑怕我跌下去,輕輕扶摟著我的腳。看著夜景吹著風,突然黑跟我說一句:「妹~你要陪哥回澳洲嗎?」我錯愕,心想:「這應該是你女朋友要陪你做的事吧?!我陪你去,那你女朋友要幹嘛?!」天很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猜不透他在想什麼。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先隨便說:「喔~好啊」(管他的,誰知道真的要去澳洲的日子是哪年哪月)後來,風真的很大,我們回到車內。在一片安靜中,黑開口說:「你不要再對我那麼好,我害怕我會喜歡上你。或許,我更害怕的是面對我已經喜歡上你的事實。」我驚嚇的聽完這段告白,開始回想到這些日子來兩人的相處,他的細心、體貼、gentlemen,搞不清楚到底是「哥哥對妹妹」還是「男人對女人」的疼愛,或許我一再答應他的邀約,也是我在現在男友身上一直努力尋找的。我沉默很久,輕聲的說:「我也會害怕」

創作者介紹

blackvi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