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間公司半年,我第一次擺臉色給我的主管看。不要說是主管,我也從沒擺過臉色給我的同事看。


主管情緒的反覆無常,決策的搖擺不定,沒有具體可見的遊戲規則可遵循。同一件事,今天可以明天不可以。人家老闆是「聽我的,有事我負責;聽你的,有事你負責」;我們公司是「聽你的,有事你負責;聽我的,有事還是你負責」,反正正反都是底下的去扛。你看過、確認過的東西,你不願負那個責任,承認那個錯誤,朝令夕改。你可以說,你後來想想,覺得哪些地方改一下比較好,但不是怪罪我做不好,叫我去負責。這東西你看過你確認過,一模一樣的東西,2月1號的時候可以,到2月9號變的不行。


如果你不想浪費時間聽我講,要求要看我的書面就要看到重點。我寫了,但你沒有耐心看;若你不想浪費時間看我的書面資料,我可以解釋給你聽,但你沒有耐心聽。寫了你不看,要講你不聽。然後質疑我辦事不力,搞不清楚狀況,做事不思考,書面沒有邏輯。我能說什麼呢?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能力差可以訓練、可以磨練,但不能被信任,感覺很無力


身為工作團隊的一份子,若彼此不能夠互信,不願意承認錯誤,不願意彼此包容。這團隊四分五裂是可預期的。我們划的是龍舟,不是鐵達尼。強調的是同心合作,往同一個目標前進;不是由大副一個人掌舵。內部的人都互相質疑,打起來了,不翻船,不撞冰山,我看很難。


或許就像主管說的「你只會國小三年級的字彙,然後寫國小五年級的作文」,既然你清楚那已是我能力外的事,你為什麼還要嫌棄?你已清楚我就是國小三年級的程度。或許就像miffe說的,人都需要被鼓勵。每天在做自己能力外的事,然後一天到晚被嫌,你能說什麼?我不用心嗎?我捫心自問,我把每件事當一回事在做,把主管交待放在心上,盡力去做到我能力範圍內讓他最好的程度。但你重視的到底是結果還是過程?如果你重視的是結果,那你是否該評估你是不是用錯了人?就算你是因為徵不到人才用我,那你為什麼不能接受你自己的選擇。如果你重視的是過程,那想問的是,你是矇著眼、摀著耳在評估我嗎?


這份工作,到底還要不要做......

blackvi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